找租房

巨星这么多凭什么那英是大姐大?

发布日期:2021-12-03 19:5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那个大众以电视、调频为主要休闲方式的年代,《我爱我家》顺理成章地成了当年最火爆的剧集。

  有一集,和平唱大鼓走穴,一次演出就能赚100块钱,跟家里人宣布以后每个月多交500块钱当伙食费。

  她说出来的这些名字,是当时最红的歌星:毛阿敏、李玲玉、那英、解晓东、刘欢、蔡国庆。

  随着时代的变迁,大腕的名单不断更迭,只有那英成了为数不多,依旧活跃在大众视野里名副其实的天后。

  也难怪那英在刚才“抖音看见音乐计划”里感慨地说到:你们无法想象属于CD的90年代华语乐坛有多么癫狂。

  80年代末,大众能听到的流行音乐,大概只有邓丽君那种情意绵绵婉转流长。后来,港台流行乐涌入,刷新了大众对流行音乐的认知。同时,音乐也开始成为了很多人的爱好和梦想,那英就是其中一员。

  新人哪怕只是翻唱他们的歌,都能火起来。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王菲会被包装成“小邓丽君”。

  大部分歌迷知道那英,大概是从她唱《山不转水转》开始。在那之前,其实她还有过一段南漂的野蛮生长经历。

  其中最出名的一家叫“卜通100”,那里聚集了当时中国乐坛最顶级的唱将,那英在这些顶级唱将中,也能成为台柱子一般的存在。

  那英说自己有幸能在那个龙争虎斗的年代就先体验上了被称为流行天后。可她的路,真那么顺畅吗?

  青歌赛是当时为歌坛输送新鲜血液的主流平台。那英参赛拿到冠军后,成功被谷建芬老师收入门下。

  直到97年,那英的名气享誉歌坛后,她终于从谷老师那里得到了为自己量身定做的《青青世界》。

  其实这个时候,处于迷茫时期的那英迟迟没有定下来自己的演唱风格,只能顺着大势唱一些“西北风”的歌,再不然就是风雷激荡。

  现在看来,那些可以称作是青春的回忆,但是对于当年的那英,她嘴上不说,内里却向往更广阔的天地。

  恰逢唱片时代的来临,那英主动找寻机会。93年她签约台湾福茂唱片,那是她第一次接触到唱片。

  跟台湾的制作团队合作,起初并不顺利,无论从定位到造型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那英几度崩溃。但幸运的是,最后磨出了风靡全国的《白天不懂夜的黑》。

  97年那英离开福茂,转投EMI百代,跟王菲成为同门,这是那英将事业推高的第二个重要转折。

  “转会”不久的那英第6次登上春晚,跟王菲携手唱着《相约98》。那是观众们第一次知道,原来对唱这件事,还能由两个演唱风格如此迥异的女歌手完成。

  尽管那英当时已经是参加过5届春晚的老手,可多少有点遗憾,不是被合作的男歌手抢了风头,就是歌过于上头脸没被记住。

  但这首《相约98》被大众记了20年,2018年那英王菲再次合作的《岁月》是多少人心心念念盼来的。

  在春晚上收获高光时刻之后,那英推出了神作《征服》,这张专辑在亚洲销量超过200万,传唱度超高的《梦醒了》也收录在这张专辑里。

  高晓松说那英在二十年前说过的线年高晓松发表了个人作品集《青春无悔》,在南京五台山体育馆开万人演唱会。

  那英激动地说:晓松,你命太好了,二十六七岁就在万人体育馆开音乐会,你知道有多少优秀的老艺术家,一辈子想在小剧场开音乐会,都没能开成。

  那英无数次公开说,自己能走到今天,是因为幸运。在行业里,比她勤奋刻苦的人可太多了。

  那英能抵住华语乐坛的变迁,除了拥有一副绝佳的嗓音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抓住了机会、早早地被大众看见,并被认可。对此她也颇为珍惜。

  那英在直播里追忆90年代大众接触流行乐的方式:少男少女们人手一台录音机,特别珍贵的磁带互相传阅,遇到喜欢的歌就会翻录下来,制作成属于自己的最佳专辑,一遍又一遍的回圈播放。

  到了2000年,年轻人开始听CD、MP4,迷恋的歌手变成了周杰伦、S.H.E、林俊杰、蔡依林等。

  “从最初的只能从广播里听见音乐,有条件的人才能用电话为心爱的人点播,到现在,我们可以随时随地用喜欢的音乐拍摄记录生活,拍下影片,看见更广阔的世界,也让世界看见优秀的我们。”那英的语气里有感恩,也带着一丝侥幸。

  最好的例子是90年代跟她合作的袁惟仁。她夸奖袁惟仁是个极其浪漫的音乐人,是因为他才有了《征服》,“没有他就没有我”。

  她的想法很简单, “无论年龄多大,都是需要学习的。还有幸再去帮助到那些热爱音乐有态度的年轻人,同时我又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比如音乐的类型,大胆的想法,我很幸运。我也希望,把自己对音乐的经验,分享给年轻人。”

  那英作为导师培养出的第一位冠军是梁博。梁博比赛谢幕时,唱的是那英的《爱要有你才完美》。

  9年后在《乘风破浪的姐姐》成团夜,梁博为那英助阵,一起演绎梁博的作品《出现又离开》。这是相互成就的记忆。

  今年54岁的那英去选女团,在大vocal实力之外,堪比“作法”的舞也展示了她可爱灵动的一面。

  除了尝试参与综艺之外,那英也尝试过影视剧OST,传唱度极高的《默》、从编曲到和声全程参与的《孤帆》等都是在这个过程中诞生的作品。

  那英给人感觉性格很大条,可一旦感知到新机会,她会非常愿意去尝试。这是她作为前辈给年轻人的示范。

  所以她说,而如今已经54岁的我,也早已从录音机中的歌者走到了你们的面前,甚至还成为了女团成员!

  她能感知到现在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的辛苦,所以她参与到诸如抖音看见音乐计划这类,并非以娱乐为导向的综艺节目却恰好更便于发掘小众音乐人的活动中,真切的想要帮助还在蛰伏的高潜音乐人们。

  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随时随地听音乐已经不是难事,与此同时大量信息扑面而来,传播形式由完整逐渐走向碎片化,这些外部刺激大家已经没有耐心慢慢接受信息。

  不论是灯火辉煌的90年代,还是进入高速运转信息爆炸的当下,无数人为追逐梦想不懈努力着,正如那英所说,能够匹敌周杰伦、陈奕迅、林俊杰等人的现象级歌手或许已经很难靠自然催生。

  可历史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小瞧年轻人的奇思妙想,他们或许只是需要有只手大力地推一把,让他们被看见。

  像是今年“抖音看见音乐计划”票选第一名的唐汉霄,就是个非常典型“歌红人不红”的例子。2008年《我型我秀》的冠军,已出道13年,而直到今年在《为歌而赞》上演唱《烂泥》,他才逐渐走入大众视野。

  事实上,唐汉霄这些年已经积攒了不少非常能打的原创作品,譬如《亲爱的,热爱的》的OST《无名之辈》,为电影《摆渡人》创作的《让我留在你身边》,还有跟周深合作演唱的《末日飞船》。

  可当他站上舞台的时候,大众始终满脸问号:这个人是谁?等到表演结束,就连当红歌手都要怯他三分。

  “他们中有的初出茅庐,作品的光芒却如划破黑夜的一道流星;他们中有的可能不再年轻,但从作品中却依旧能听出那颗热爱音乐、渴望被看见的赤子之心。”那英说这话的时候,让人热血沸腾。

  这个时代中我们也许无法等到下一个那英、林俊杰或者陈奕迅,但幸运的是,我们也有机会看见了唐汉霄、余佳运等比之前多得多的、饱含着一腔热忱不懈追梦却生存在视野盲区的音乐人们。

  未来永远充满不确定性,作为践行者的那英,已经和90时代的音乐人们一起,迎接了一次又一次乐坛的改变。时代变化的方向虽然未知,但不可否认,华语乐坛充满了越来越强的包容性,当各种各样充满能量的音乐人们加入,我们看到了更丰富多彩的音乐世界。

  为了这个世界去改变自己的同时,也是在为了未来的自己能哪怕能改变一点点这个世界。

  作为听众的我们,也不妨用心倾听这些原唱音乐人的声音,用心看见他们音乐里的梦想与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