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租房

乌克兰战争各方军服及单兵装备详解

发布日期:2022-01-21 19:03   来源:未知   阅读:

  苏联传统尤为明显地展现在乌克兰阅兵服(尤其是2014年以前)上。本图中行军礼的乌克兰总参谋长弗拉迪米尔·扎马纳(VolodymyrZamana)上将所穿的军服与他的苏联前辈和俄罗斯同行们的类似,只是袖子上的臂章和胸前钉的国家徽章有所不同。采用宽大帽顶设计特征鲜明的大盖帽仍是原来的“波浪绿色”;另外注意他肩章上代表上将的三颗星。

  乌克兰现代历史的转折点是2013年至2014年期间发生的独立广场起义,当时抗议者们挤满了基辅的这座广场,并经常与总统亚努科维奇政府的支持者发生暴力冲突,而与警察的冲突则更多。臭名昭著的“金鹰”防暴警察在驱散抗议者的行动中起到了核心作用,而他们有时还会使用致命武力。图中这名配备防暴装甲的警官身穿深蓝色、蓝灰色加灰色的“虎皮纹”制服,右袖子上展示着“金鹰”部队的徽章,胸前的标签章上是部队名称字样(部分被防爆装甲隐藏住了)。他使用的武器是一支Fort‑500M型压动式散弹枪,这是乌克兰内务部自己的研究中心特别设计的,可以发射非致命子弹,但在镇暴行动中,它装载的是实心子弹。

  A3:乌克兰-波兰和平部队营(UKRPOLBAT)士兵,科索沃,2009年

  作为与西面邻国合作意愿的早期表现,1998年,尽管遭到国内的强烈反对,基辅仍同意与华沙共同组建乌克兰-波兰和平部队营(UKRPOLBAT或POLUKRBAT)来执行国际维和与人道主义行动。2000年,作为联合国驻科索沃部队的一部分,这支部队被部署到科索沃。本图表现了2009年一名伞兵在科索沃南部Raka郊外一处检查站工作时的场景。他的林地迷彩制服外面套着一件并非标准制式但被广泛采用的携行背心,迷彩服里面是继承自苏联伞兵的蓝白条纹汗衫(telnyashka);注意他袖子口袋之上佩戴着蓝黄两色的乌克兰国旗徽章。不同寻常的是AK-74步枪是固定枪托而非折叠枪托版本。他身后的牌子上展示着驻科索沃部队(暗色)和POLUKRBAT(全彩色)的徽章;白色大写字母字样为“KFOR/BORDERCROSING POINT/BY PASS.”(驻科索沃部队/边境通道检查点/请绕道)。

  我们可以看到乌克兰主权的传统象征——三叉戟,它可以追溯到10世纪的弗拉基米尔一世亲王(Volodymyr the Great)。带三叉戟图案的盾牌压在一支仪式性的狼牙棒的上方,盾牌下方是交叉的剑和卷轴图案,两侧支撑盾牌的则是一头戴王冠咆哮的狮子和一名穿传统服装的步枪手。

  这名海军特种部队军官正在监督乌克兰海军陆战队从费奥多西亚基地撤离。像俄军所有的所谓“小绿人”一样,他身上没有展示徽章,但是,ShBM复合头盔的侧面画了两条线的做法却是这次行动中各地首见的,在没有罩伪装头盔套的情况下,这种做法非正式地标明了军衔。这名中尉还穿了最新的Ratnik战斗服,其中包括了6B43型防弹背心和6Sh117型战术背心;他正在用一台168-0.5UME型战术无线电台进行工作汇报,同时为了能管控住乌克兰人,他配备了一支AKM-74型步枪,步枪上安装了一台1P87型瞄准镜(一种有照明瞄准点的光学瞄准镜)和一台GP-34型榴弹发射器。

  这名沮丧的海军陆战队员抱着装个人物品的塑料洗衣袋离开他的基地。此前通过谈判,这些愿意改变立场投降的士兵可以保留他们自己的财物,但武器不能带走。他的黑色海军步兵贝雷帽上佩戴士兵版帽徽,上面展示的是一只海锚上加一把带飞翼的剑的图案;军官版的这种帽徽尺寸要大些,并加上了橡叶图案。这名士兵穿着传统的条纹背心以及一件带“皮毛”薄翻领的冬季迷彩战斗服冬装。注意他左袖子上的暗色版臂章,那上面展示着叠加在狼头(部队的象征)之上的乌克兰的剑和三叉戟图案,底面为与狼头背对的旗帜、黑色十字架和交叉的宝剑(参见图B4说明)。

  为了树立克里米亚人反抗基辅而不是被俄罗斯入侵的假象,莫斯科用当地民兵和雇佣军来扩充自己的军队。这些人中一部分是妥协的当地警察,另一些人(就像本图中的人物)则是为了换取好处而被警察胁迫的本地罪犯。图中这个人穿着一件俄军配发的采用VSR‑98号植物迷彩的冬季夹克,夹克上加上了橙色/黑色的缎带以作为效忠俄国的标志。新AK-74U型卡宾枪可能是他的帮派作为支持入侵而索取的利益的一部分。从老式的苏联BPV 7x50倍望远镜来看,他似乎只是名观测员,当然啤酒的消耗让人怀疑他的实际作用能有多大。

  这支部队驻扎在克里米亚东北部的刻赤。作为第36旅的一支部队,它被迫向俄罗斯特种部队投降。一些人选择了叛逃,但大多数人都被遣返了;该部队现在的总部位于马里乌波尔(Mariupol),他们在那里继续参与接触线沿线的战斗。这类部队的臂章设计都是相同的,除了特殊的中心图案——第501营的是狮鹫,第1独立海军步兵营(图B2)的则是脸朝右的黄色狼头。另外卷轴上的字样分别为“海军”和“步兵”。

  这是一支成立于2014年5月的顿涅茨克民兵组织,由当地人和俄罗斯志愿者组成,并在初期忠于“斯特列尔科夫”(Strelkov,见图C3介绍)。根据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的报道,这是支装备精良却因为抢劫和种族暴力而臭名昭著的武装力量。这名男子穿俄罗斯军队发给他的植物花纹林地迷彩战斗服,但私人购买的所谓游击队迷彩帽以及Smerch‑A型携行装备都暴露了他作为非正规军人员的身份。这名民兵在身上展示了该部队与众不同的臂章以及“圣乔治”绶带;他的AK-74步枪的枪托上贴着代表虔诚信仰的圣亚历山大内夫斯基的画像。

  在原指挥官阿列克谢•莫兹戈沃伊(Alexei Mozgovoi)的指挥下,“鬼旅”(Prizrak)成为了卢甘斯克最令人恐惧的部队之一。在2015年1月杰巴利采韦(Debaltseve)之战中这名士兵正扛着一盒5.45毫米口径子弹,背着一支AK-74U型卡宾枪。在一件Smerch-AK型携行装备里面他穿着一件商业途径购买的Gorka-4型山地服。该部队的暗色版左袖臂章上有三行小的和一行大的西里尔文文字,文字之下是交叉的向上弯曲的刀,图案和文字都为浅褐绿色,底面为深棕绿色。许多新兵自称是哥萨克人,于是这支部队有了“城市哥萨克”的非正式称谓。这名民兵戴着哥萨克特色的羊毛帽子,尽管罗斯托夫足球俱乐部的围巾表明他可能是来自俄罗斯的。

  伊戈尔·杰尔金(IgorGirkin)更广为人知的假名是伊戈尔·斯特列尔科夫,这名热衷建立“新俄罗斯”的狂热分子在2014年5月到8月间担任“顿涅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国防部长”。本图依据他在“国旗”前举行新闻发布会时的照片绘制。这里很明显可以看到叛乱分子将政府装备与平民物品混搭的情况:民用的猎人迷彩套装,压住地图的年代久远的马卡洛夫PM手枪和苏联时代的文件箱,以及作为现代化军事装备的R-168型战术电台。

  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LNR)“骑士营”的标志可以追溯到2014年,那时建立一个统一独立的顿巴斯州的希望依然存在;徽章上的卷轴字样意为“新俄罗斯”,底部有“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字母缩写。徽章的其他部分包括了位于中央的代表卢甘斯克地区的盾牌,中心的程式化的锻造工艺图案代表了该地区的重工业,当然这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象征。乌克兰情报部门和第三方的分析人士都表示,在克拉斯诺顿(Krasnodon)和伊兹瓦里诺(Izvarino)地区活动的这个营实际上是部分或全部由第15独立摩托化旅的俄国士兵所组成。

  2016年4月在宰采韦(Zaitseve)的战斗中,一名俄罗斯士兵正在为他的RPG-29型“吸血鬼”反坦克火箭发射器固定支架。士兵穿着采用植被迷彩的冬季战斗服,虽然制服上没有展示徽章,但他可能来自于第19独立摩托化步兵旅。为了自卫他还随身携带一把AKS-7U型卡宾枪。

  出生于达吉斯坦的布依纳克(buinaksk)的这名士兵可能来自第136独立近卫机械化旅的战术小组。该旅最初于2014年被部署到卢甘斯克,2016年撤回。从士兵的装备可以判断他被部署的时间比较靠后:此时,这支部队已经把苏联时代陈旧的采用Beryozhka迷彩的夏季连身服(KLMK)换成了图中这种最新的6B15迷彩服套装。这套绰号“牛仔”的套装包含了防火工作服和套在外面的防弹衣,此外套帽包住常见的那种带有衬垫的车辆人员头盔,并与对讲机耳机合为一体。虽然在顿巴斯的大多数俄罗斯坦克都是T-72B3型,但第136旅装备的是T-90A型坦克。

  俄罗斯武装部队在医疗服务方面的投入仍很落后,但他们正在努力弥补这一历史弱项。通过肩章上的一颗星可以判断这名空降兵军医是名少尉,他可能来自第98空降旅第333空降团。除了医疗包和折叠担架,他还按照俄罗斯人的标准习惯携带了一支斜背身后的AK-74型步枪。另外,少尉在植物迷彩伞兵制服外面穿了一件6Sh112型战术背心。

  2011年以来,这支驻扎在北部城市佩琴加(Pechenga)的部队一直是俄罗斯专门的北极作战部队之一——注意他们徽章上具有象征性的北极熊和冰盖图案。2014年以来,该营的战术小队从北极调往顿巴斯(Donbas)后一直驻扎在那里,这点证明了莫斯科为了寻找高质量专业部队来执行这类任务已经付出了巨大努力。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边防部队在保护和控制顿巴斯附近俄乌边境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这名军官——从他绿色贝雷帽上的帽徽可以看出他的这一身份,并且除了步枪,他还携带装在手枪套里的手枪——正在E-50号公路通往顿巴斯的一个检查站站岗执勤。在老式的“变形虫式”连身迷彩服外面他配备了最小化的装备,不过,装有GP-34型榴弹发射器的AK-74型步枪仍然提示我们当地暴力活动激增的现实——在邻近的顿河畔罗斯托夫,谋杀案件激增。

  这名特种部队士兵正在顿巴斯(Donbas)西北部准备做一次伏击,他用的是MON-50型“双刃刀”定向反人员地雷,个人武器则是9毫米口径的Vintorez SVV型消音狙击步枪。他穿Spekter-S型迷彩连身服和LBV战术背心,这些之外则是一套个性化的“吉利服”;这款伪装服是在带斗篷的橄榄绿色长袖斗篷的基础上设计的,外套上有很多环套用来系上“布条”。他的鞋子显然是不符合着装规定的,但这也体现了特种部队在战场上的自由度。

  虽然很快就在当地实现了“乌克兰化”,但东方营在2014年5月首次抵达顿涅茨克时,大部分成员还是来自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的志愿兵,并且多是经历过车臣战争洗礼的坚强老兵。这名新征募的士兵是一辆BTR-70型装甲人员输送车的司机,一身装束颇为混搭:他用打了结的大手巾包头以替代帽子,俄罗斯军队的植物迷彩裤子搭配商店购买的迷彩T恤以及M32型战术载具,其他的物品还包括了PYa型手枪,一条珠子手串和一双跑步鞋。

  这支通常驻扎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乌苏里斯克(Ussurisk)的特种部队在2014年年底将部分部队部署在了乌克兰边境。它的部队臂章混合了降落伞、闪电和代表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的蝙蝠的图案,这些元素都暗示了该部队在苏联入侵阿富汗和车臣战争中所扮演的突击队的角色。臂章上的文字为俄文的“特种部队”以及红旗远东军区的缩写。

  这名马里乌波尔的穷困防守者显然还未从战争所带来的现代化进程中受益。他戴着一顶针织帽和一顶苏联的SSh-68型头盔,穿冬季版的TTsKO Butan三色迷彩服以及SD-1型战术背心。他身上仅有的徽章是作为战场标识物的黄色袖标——在战争中,如果双方都穿戴相似的制服和装备或者都是装束各异的非正规军,这种标志物显然是常见且必要的身份识别手段。除了AK-74型步枪外,他的战术背心的侧袋里还装着一枚RKG-3EM型反坦克手榴弹,它的年代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但其有效性值得怀疑。

  2017年1月的一次巡逻中,这名伪装得当的特种兵正小心翼翼地在深厚积雪中前行。套帽下的巴拉克拉瓦式套头帽似乎采用的是与图F3人物所穿制服类似的数字迷彩。他的武器是短管的Fort-221型突击步枪,这是以色列塔福尔(Tavor)5.45毫米口径CTAR-21型步枪的当地制造型号,仅供某些特种部队使用。和右大腿上的战术包一样,这支步枪也被简略地伪装了一下。

  美国在2018年决定向乌克兰提供先进的FGM-148型攻顶反坦克导弹,这不只是美国支持的象征,也是对乌克兰军事能力的重大提升。这种反坦克导弹的操作小组由两人组成,图中这名士兵是其中的装填手兼观测手,他配备最新的装具,手里抱着训练弹,与图F1人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戴的是Kaska-2M型头盔,身穿数字迷彩战斗服和Korsar M3C型防弹衣,防弹衣配有护颈和护肩设计。另外他的左臂口袋上展示着国旗徽章和部队徽章。

  来自克里沃罗格(KrivyRih)的这个旅是2014年年末至2015年年初的冬季艰苦保卫顿涅茨克机场的部队之一,他们因为自己的表现而获得了所谓“半机械人”称号。

  迪尼普第1特种任务警察营在2014年4月成立,起初很大程度上得到乌克兰的寡头兼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州长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的资助。因此,与许多类似的地方民兵部队比起来,这支部队的武装相对较好,形象也不那么邋遢。这名班用机枪手装备RPK-74型机枪,身穿不同寻常的“肉食者”(Khishchnik)迷彩战斗服,这是2014年争相为新部队寻觅装备的紧急时期临时配发给民兵和内务部部队的服装。在右袖子上,他在一只小的血型标签下方佩戴该部队的巨大臂章,图案为“天空、山与海”之上的三叉戟。另外,他在左袖子上佩戴黄蓝两色底面上加乌克兰三叉戟图案的臂章,战术背心则是陆军的Pustelya-3型。

  由志愿兵组成的亚速营以战斗精神为自己赢得了声誉,但令人不安之处是该部队的极端民族主义主张,这也让它吸引来众多外国冒险家和新法西斯主义者。2015年1月,该部队被并入政府军并组成了一个团,但同时仍保持着很强的独立性——因此这名士兵戴的是平民帽子和“万圣节式”面罩。士兵的制服还未做到标准化:他穿着一件德国陆军剩余的“斑点迷彩”(Flecktarn)战斗服,左臂臂章在黄蓝两色底面上展示着该部队的黑色“狼钩”标志。这名人物穿的乌克兰的Korsar M2-3型防弹背心采用“小橡树”(Dubok)迷彩,他手持的则是带折叠枪托的AKS-74型步枪。

  车臣的乌克兰籍医生阿明娜·奥库耶娃(Amina Okuyeva)在2014年志愿加入民兵基辅第2营,之后无论是作为战地医生还是狙击手,她都为自己赢得了声望。图中她正在为她的TS308型步枪清洁弹药,这种少见的武器是瑞士Brugger & Thomet公司的APR 308型步枪的许可证生产型。照片资料中总可以看到她戴着穆斯林头巾,并穿多种迷彩战斗服与战术背心的组合,而图中所表现的就是其中一种。注意她左袖斜角口袋盖上佩戴的乌克兰盾形章加国旗图案组成的臂章。除了狙击步枪外,奥库耶娃还在腰带后部携带了一把装在手枪套里的马卡洛夫手枪用作自卫——2017年6月,当她和丈夫遭到伪装成记者的刺客的袭击时,这一做法挽救了他们的生命,但在当年10月,好运不再的她殒命于基辅郊外的一次伏击中。

  “顿巴斯营”是一支在2014年由忠于基辅的俄罗斯族人组成的志愿兵部队,后来该部队被编入国民卫队成为第2特种任务营。本图绘制的是该部队独特的左袖徽章,上面的三叉戟图案变形成了一只俯冲的鹰,而另一徽章则是暗色版的国民卫队右臂臂章:带三叉戟图案的盾牌置于马耳他十字和交叉的狼牙棒之上。

  这种新的橄榄色阅兵和出行服在2016年推出,成为乌克兰试图摆脱苏联遗留的设计影响的一部分。徽章上展示有关乌克兰的主题:帽徽包括衬托在马耳他十字和交叉的宝剑上的蓝色圆盘,圆盘边缘是“四散的光芒”,圆盘中心则是三叉戟图案;国旗臂章佩戴在右袖子上,黄边的品蓝色盾形章佩戴在左袖子上,盾形章上同样展示着黄色的三叉戟图案;领章是置于交叉的宝剑之上的三角形的“树状”图案;三叉戟图案还同时出现在纽扣上。可拆卸的肩章上的三枚扣型章代表了上尉军衔,胸前的徽章则是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的象征。

  虽然他们保留了苏联伞兵传统的蓝白条纹背心,但也有其他的变化,其中包括新的栗色贝雷帽,贝雷帽上佩戴带飞翼的降落伞加宝剑图案的帽徽。在记者面前摆拍的这名伞兵穿采用数字迷彩的带套帽的罩衫和与之搭配的裤子,罩衫左袖子上佩戴国旗徽章和第45空中突击旅的臂章。在这种公关场合,他的Korsar M3型战术背心上没有负载任何战斗用装备。他手中展示的是新的WAC-47型突击步枪,这是美国M4型卡宾枪的一个变种,由美乌联合企业制造,此时正作为试验性的标准步兵武器进行测试。根据报道这种武器采用模块化设计,允许口径从7.62x39毫米向北约制式的5.56x45毫米的转换,同时适配各种长度的枪管以及配件。

  “欧米茄”部队是国民卫队的一支专业反恐部队,但实践中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在前线参加行动。图中这名行动队员在接到可能的破坏者报告后正在细心检查哈尔科夫火车站的站场。他头戴Kaska‑2M型凯夫拉头盔,穿戴该部队的黑色连身工作服、护膝、指关节带衬垫的手套以及高质量的靴子。这名左撇子选择穿Perun-2型防弹背心,背心上增加了弹药包和装备包。欧米茄部队的标准配枪是9毫米口径的Fort-12型手枪,它装在绑在大腿上的手枪套里。

  直到最近才被称为“反恐行动”的这场战争还产生了自己的奖项,其中包括了这种为战斗中负伤的乌克兰士兵颁发的奖章。